中超

苍白之手 第一百六十七章 地下城战役(四)

2019-10-12 17:29:0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苍白之手 第一百六十七章 地下城战役(四)

兽人雇佣兵的首领勒古斯.碎颅率领族人撒腿冲向敌人,始终没有看见大型法术砸在头上,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的眼睛盯着远处的黑影,精神恍惚着突然想起气候骤变,被冰雪覆盖的古老家园,身为碎颅氏族的首领,他带头引领着族人离开世代所居的落日山脉,一直向太阳升起的东方迁徙。

可惜

,当他们历经千辛万苦,最终抵达北境的时候,武装到牙齿的人类骑士,很快将兽人确定为不受欢迎的人,并用武力强行将他们驱赶。

无可奈何之下,勒古斯.碎颅在某些黑暗中人的指引下,带领族人进入幽暗地域,很快发现这里到处都是雇佣兵出身的同胞,只是他们失去了氏族的传承,变成离散的游子。

为了能让跟随自己到此的族人安身,勒古斯.碎颅自觉地担负着族长的,以自己搏杀狮虎的武技,通过给雇主效力赚取佣金,很快就在幽暗地域表层的诸城之间博取一点名声。

建立属于兽人的地下城,勒古斯.碎颅觉得自己还不够资格,如果能在某座强势的大地下城获得比较高的地位,让族人不用辛苦地劳作,免除缴纳各种税赋的重担,他就很满意了。

通过连续几年的观察,尤其是接受各种任务和报酬的对比,勒古斯.碎颅决定率领族人“投靠”法师议会掌权的帕拉迪乌姆地下城。

可惜,幽暗地域表层的七城联盟之首,多次抵抗中层黑暗精灵大军的侵袭,还能让对方铩羽而归的大地下城,始终没有接受兽人成为城里的“居民”。

为此,碎颅氏族每个月都要为住在帕拉迪乌姆城里的族人缴纳不菲的清洁费(关于这个,勒古斯.碎颅自己都承认,对洗澡不热衷的族人没有好的卫生习惯,捡到什么东西都往家里塞,还喜欢随地解手)、治安管理费(老实说,在城里没有哪个族群的肉搏能力可以超过兽人,即使是城卫军里接受正规训练的大地精,也不是兽人的对手),还有衣食住行等开支,都是佣兵任务收取的报酬支付。

如果能得到法师议会的认同,成为帕拉迪乌姆城的居民,勒古斯.碎颅什么代价都愿意付出,他已经喜欢待在这座灯火通明的不夜城,由各种法术维持秩序的地下城。

当法师议会的使者亲自来到碎颅氏族盘踞的血蹄酒馆,向勒古斯.碎颅传达法师议员们的意志,这位正值壮年,无论身体、意志、战斗技巧都处于巅峰状态的兽人,立即同意率领族里的精锐战士,为法师议会清除扰乱城外农田耕作的敌人。

不过,勒古斯.碎颅毕竟在幽暗地域厮混了多年,他知道能够折断捕奴队那群疯狗的脊梁,令法师议会如此谨慎对待的敌人,绝对不会是好惹的可怕人物,因此在集合族人的时候,通过秘密联系的情报掮客,获悉待在城外不走的对手的粗略情报。

适用于战场的大型法术,勒古斯.碎颅在不算短的佣兵生涯里不是没有见过,广域地动术、召唤沼泽、火焰触手,都曾经在他的身上留下荣誉的勋章。

按照以往的经验,他知道只要将兵力尽量分散,对方的大型法术就会因为目标过于分散,为了避免浪费施法源泉而停止使用。

“近了……更近了。”勒古斯.碎颅突然昂首长嚎,“Kagh(冲啊,兽人语)”

与此同时,鲁斌盯着对手的一举一动,连最小的细节都没有放过,当他看见兽人摆开松散的“蛋糕”阵形上来送菜的时候,随着一声充满野性的咆哮,普遍七尺高的兽人们两列合一,变换成扇形的箭矢阵——始终不肯集兵,谨慎地有些可怕。

鲁斌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即使奥利克.泰瑞斯频频侧头回望,也没能改变他的心意。

骸骨督军率领的“木乃伊守卫”,往后退缩变得更紧密,前排竖起复式重盾,第二排扛着骑枪,构成刺猬似的全防守阵形。

“五路攻击而来,我只管攥紧拳头抵挡一路,其余的交给河谷兽浪解决。”

勒古斯.碎颅敏锐地察觉到一股迫近的危险气息,亲自带队冲向不死生物组成的“乌龟壳”,喝令其他族人从两翼侧击。

鲁斌有鉴于此,不得不放弃冷却时间很长,又耗费法力的河谷兽浪,眼看兽人冲阵撞开木乃伊的枪盾阵形,捡起这张法术结界卡,在旅法师之书里将它横置。

“轰……隆”

左右两翼的兽人小队,顿时被陡然升起的晶莹水膜屏障阻挡前进的去路,另外三支小队包括族长勒古斯.碎颅,却被这一下切割,待在放弃防护阵形,就地反击的大群不死生物里。

“卑鄙。无耻之徒。”

碎颅氏族的首领,忿恨不平地破口大骂,不过他的骂人技巧有待提高,翻来覆去就是那么几句,小孩子的水平也比他强。

“跟我冲!”

奥利克.泰瑞斯看见朋友手脚符印全部点亮,散发出冰蓝色奥术光晕,连忙伸手拦住,不让他上前冒险。

与此同时,勒古斯.碎颅也察觉到异常的法术波动,挥舞厚背锯齿长刀,大声嚎叫:“LokadnodNagrand(氏族的勇士们,唱起英雄之歌,随风而舞的土地)”

他的命令立即引起共鸣,鲁斌听到几个简短的词语,随后就看见兽人们的手脚就像被轻风缠绕,速度变得更快,动作变得更加狂野。

旅法师之书沉寂许久后,再次触动激发,将周围的变化记录下来,鲁斌翻开一看,正在成形的卡牌:“卧槽!兽人战歌,粗糙地近乎原生态的施法体系。看不出来,这个兽人的头领,还有萨满的天赋。”

即使有骸骨督军统率,木乃伊守卫也不是兽人雇佣兵的对手,即使是它们染毒的爪牙,由于浸润负能量的时间有点短,给对手造成不了多少伤害。

兽人的体质只强韧,超过鲁斌的预想,开战至今仅仅十息,除了奥利克.泰瑞斯放倒两个兽人雇佣兵,骸骨督军也勉强干掉一个,其他人竟然多数挂彩,却没有倒下。反倒是木乃伊守卫被干翻了一半,纷纷倒在地上,变成一堆黑灰的砂土。

“嗜血猎手!强酸甲虫!”

鲁斌赶紧召唤埋伏在周围的后手,只见左右两翼,被“河谷兽浪”结界卡横置阻挡住的两小队兽人,被脚下蜂拥出现的甲虫接连扑倒。

强酸甲虫飞快地钻进他们的体内,啃噬着血肉一直向上,再从嘴巴、眼睛、耳朵里钻出来——经过这番折腾,兽人的体质再强也受不了。

“不……!”

勒古斯.碎颅亲眼看见忠心耿耿追随自己的族人,没有死在勇士的手里,却被渺小的虫子击倒,顿时愤怒地须发竖起。

他一刀横斩,逼退纠缠不停的奥利克.泰瑞斯,不顾一切地冲向支配强酸甲虫的幕后黑手。

与此同时,鲁斌感觉一股灼热地烤焦喉咙的火热杀气扑面而来,想都没想,直接激活右手掌心的防御符文,在面前竖起硬度堪比玄武岩的无形力场墙。

可惜,他的一举一动都在勒古斯.碎颅的眼皮底下无处遁形,经历无处次战斗,遍布锯齿的厚背战刀,只是轻轻一划,就将力场墙击碎,不比敲碎玻璃镜困难。

两人的距离短地只有6米,相信八尺之躯的兽人首领只需要再迈出一步,臂长加战刀就能将指挥一切的施法者枭首。

鲁斌再次感觉到死亡的阴影迫近,旋转不停的浮空盾,硬度堪比秘银的防护手段,身后的血石魔像,岩石构成的伟岸之躯,也没能给他丝毫安全感。

周围的一切变得很慢,就像普通人传说的临死之际,过往的人生将自动回放,他也感觉到时间流速的变化原因所在——此时,致命危险迫近时,精神力成百上千被地加速,绞尽脑汁想要挣脱死亡的阴影。

染血的刀锋还未抵达,胸膛的皮肤就隐隐刺痛发麻,被刀尖指着的心脏,顿时重重一沉,似乎永远停止跳动。

“我要死了吗?”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费用表
去南京新协和医院怎么走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的位置
对南京新协和医院的评论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靠谱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