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保卫国师大人 第373章 妇人之仁

2020-01-16 15:52: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保卫国师大人 第373章 妇人之仁

他轻哼一声,满面都是土豪的倨傲:“我富可敌国。”

“我不差钱。”整个国家都是她的,她会缺那一点小钱吗,这家伙的口气怎么和白板如出一辙?

“哪个国家都缺钱,便是魏国也缺。”他把玩着她柔若无骨的小手,“你只是不差小钱而已。”

“国仇家恨怎么算?”这才是实际问题。

“哪有什么永世的仇恨?去年那六千万两赔偿金,新夏人不也收了?还上交了书恳求你收下。”他眼中有淡淡的讥讽,“既如此,你怎知今后两国没有重修于好的机会?无非都是权衡利弊。只消新夏与大魏并肩作战几次,那仇恨自然慢慢消泯。”

她开口还要再说什么,云崕已经在她额上印下一吻:“信我的就是,这些年的人心向背,我看过太多。”

这家伙明明长着一张比女人还嫩的脸,为什么时常还让她倍感沧桑?“并肩作战,会有那么一天么?”

“会的。”他眼中意味不明,“恐怕不远了。”

“怎么说?”她心里一紧。对云崕的智计判断,她向来是佩服的,现在只担忧留给新夏发展的时间太少。

“熙王愚蠢,这次得大魏之助打退了燕军,却不思强国利民,依旧夜夜笙歌,最近甚至与自己的国师决裂。”

“熙国国师?”她想了想,“我记得那是列国国师中唯一的女性,玉还真?”

“不错。玉还真是熙国先王、也就是现任熙王的祖父收养的义女,封咏春公主。后来她被查出修行天赋惊人,老熙王亲自将她送去国师门下。她也争气,学道有成,后面顺利接任熙国的国师之位。不过她十六岁嫁给当朝大将,十八岁就成了寡妇,从此没有再嫁。”

她轻轻“哇”了一声:“听说那也是个大美人,你可见过?”

女子最关心的,从来都是另一个女子的容貌,连这位女王也不例外。云崕当然不会随便跳进她挖好的坑里去:“我与她从无交集,但萧衍见过,这么多年一直不能忘怀。”

萧衍喜欢玉还真?她嗅到了八卦的气息!“这样说来,熙王还要唤她一声姑母,怎会和她决裂?”

“当今熙王幼时就不得君父宠爱,一直被扔在深宫抚养,养成了暴躁偏激的性子。后来他谋弑父兄篡位,玉还真仍是看不起他,嫌他窃国算不得正统,因此连他的加冕典礼都不肯出席。国内修行者以她马首是瞻,和熙王的关系自然也不会好了。”云崕轻拂她的鬓发,“这次抗燕之后,熙王就趁着庆功宴对玉还真下手了。”

“下手!”她瞪大了眼,“该不会是……”

他点了点头。

她恨恨骂了一句:“败类,还不如让燕军把他狗头斩了!”她最恨淫##贼,尤其这厮还违反人伦,辱了自己姑母。

“萧衍所言,与你毫无二致。”云崕沉吟道,“我料想熙王垂涎她已久,想借机将她收服,如此也将国内的修行者都争取过来,令他们不生贰心。哪知玉还真性子极烈,这一下适得其反。”

“活该。”

“熙国原就国库空虚,现在又是上下离心,燕国若再举兵,恐怕它是抵挡不住了。”云崕低声道,“熙国一灭,魏国就要直面燕国了。”

“这一回,魏国还会帮着熙国么?”

“不好说。”云崕沉吟道,“熙王言而无信,与魏国定下了协议却百般抵赖。这是扶不上墙的烂泥,魏国继续出兵也改变不了战局,徒增伤亡损失罢了。这种不划算的援助,我们怕是不会再做,何况现在又多了玉还真之事,萧衍恨熙王入骨。”

冯妙君抛出心头疑问:“以燕王野心,为什么不攻打桃源境?”

云崕顿了一顿,才道:“不止你有这样疑问,燕国臣民也有,他说出来的话,无人可以辩驳质疑,真实答案只有燕王自己才明白。”

既然都来了这里,两人索性放开心事,在雪原冰瀑上好好玩耍一番。侍卫远远在后头跟着,他们只当不见。

傍晚,新夏女王才重新返回乌塞尔城。

临行前,云崕再一次正色道:“我帮你对付傅灵川,你把婚事压后等着我,可成?”

冯妙君默然,许久才问他:“为何定要娶我?”她做过什么,让云崕能够情根深种?

“我想娶,定然就要娶这世间最好的。”他眼中绽出深情,抬起她的小手亲了一口。

冯妙君嘴角轻扬,可惜这不是她最想听到的答案。

“无论你有何算盘,莫伤傅灵川性命,他为新夏鞠躬尽瘁,并无二心。”她与傅灵川之间并无恩怨,只是权力争夺,得饶人处且饶人。

不过,乌塞尔城可是傅灵川的主场,云崕能在这里对付他么?

云崕抿了抿唇,不悦溢于言表:“政事凶险,时局千变万化,我现在应了也作不得准。”打蛇不死,反随棍上!

冯妙君看他一眼,知道他恨不得傅灵川死。心中另有计较,她即时转了个话题:“虞琳琅本人还活着么?”

“还没死。”云崕耸了耸肩,“还未到他死时。”

冯妙君神色一动:“你要杀了他?”

“他也只有这点儿用处。”云崕目光不善,“怎么,你心疼了?”

“他与人无争,没有必死之理。”冯妙君摇头,这人造的杀孽太重,当年为了一株血树就让崖山里面数万生灵灰飞烟灭。这里是她的王国、子民,可不能再任由他胡作非为。

“妇人之仁。”云崕轻哼一声,但很快就道,“我尽量。还有,不许垂青其他男子!”话到这里,还是忍不住流露醋意。

现在人人都知女王要礼监部重修后宫条例了!虽知这是她应对傅灵川的手段之一,云崕依旧气恼。这个先例一开,再加上她青睐虞琳琅的风言风语很快也会传开去,后面追逐她的男子必定像闻着香气的苍蝇,赶都赶不跑,杀都杀不完。

……

女王回了宫,云崕也仍化作虞琳琅模样返回虞府。

建湖县中医院
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
长沙男科医院
江门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芜湖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