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巫师自远方来 第六十一章 他从深渊归来(上)

2020-01-16 13:50:1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巫师自远方来 第六十一章 他从深渊归来(上)

冰冷的触感…犹如利刃般刺入了洛伦的心脏。

凝视着艾尔伯德已经缓缓扬起的右手,他的意识在一瞬间被无限放大,甚至能听清自己的心跳。

怎么办,该怎么办?

杀了他?当然不行…能否办到且放在一旁,对方可是御前巫师顾问,也是帝都巫师们的领袖,杀了他等于和整个帝都的巫师为敌,这和自己的目的背道而驰。

自己要做的是说服对方…还有弄清楚究竟是谁,居然能让艾尔伯德·塔罗回心转意,毅然决然的站在了圣十字教会的阵营当中。

无论什么对策,都必须建立在自己向对方妥协这一前提上面……

而现在…对方显然已经动了杀心……

就在这一刹那。

某个熟悉的,充满**意味却无比稚嫩的声音,在黑发巫师的脑海中响起:

“唉…看起来亲爱的洛伦又有麻烦了?”

“需不需要人家帮忙呢?”

“闭嘴。”强烈抑制着嘴角抽搐的冲动,黑发巫师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

“已经无计可施了对吧?”阿斯瑞尔的声音依旧环绕在他耳畔,玩味的腔调中蕴藏着深深的诱惑:“交给阿斯瑞尔…就像我们在冰川雪山的时候对付那个莱曼特斯的邪神使徒一样……”

“比如说…把这位老先生变成个傻子……”

“他和某个神秘人的交易,和解的条件,对皇家巫师学院的控制…你所在意的一切,所有的问题瞬间迎刃而解。”

“没猜错的话,我还得付出一点‘小小的代价’对吧?”

“这个我们可以谈,亲爱的…你是阿斯瑞尔最好的朋友,没什么是不能解决不了的。”少年圆滑的躲过了这个问题,稚嫩的嗓音里透着一股狡黠:

“这么说…是不是就代表亲爱的洛伦,愿意接受人家的提议了呢?”

那一刹那,艾尔伯德的右手已经握住了魔杖,垂下的嘴角露出了苦涩的表情:“我原本并不想这么做的,洛伦·都灵阁下;但很可惜…您是‘那个人’前进路上的绊脚石。”

“放心…这个过程不会很长,您甚至都感觉不到任何的痛楚……”

下一刻,幽冷的冰雾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朝着大厅汇聚,光线暗淡的大厅瞬间如坠深夜,大厅内的温度立刻从深秋时节坠入了极地的冰窟。

毛骨悚然!

强忍着震惊的心情,故作镇定的黑发巫师眼睁睁的看着大厅内发生的这一幕,死死盯着面带愧疚之色的老人。

自己…真的小看他了;能够成为御前巫师顾问的人,又怎么会是普通的巫师?

强烈的虚空残留,挥洒自如的施咒方式,还有对方在利用虚空力量时的从容…自己都差点儿忘了,这位艾尔伯德·塔罗是和科罗纳大师不相上下,九芒星巫师塔的十二位元老之一!

归入黑暗的大厅,只留下肃杀凄厉的风声在哀嚎。

肃杀的冰雾,潮水般向黑发巫师的身影席卷而来;翻涌着在所经之处留下成片的冰晶,划破空气的声音犹如奔狼的嘶吼。

酷煞的严寒,让洛伦的表情和动作都变得有些僵硬,用了足足五秒;才抢在冰雾彻底笼罩自己的瞬间抬起左手。

“啪!”

轻轻一个响指,都灵之火。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瞬间多出了一点金红色的光芒;下一秒,光束炸裂。

“轰——!!!!”

爆炸的火浪以黑发巫师为中心向四周扩散;随着烈焰的翻滚周围的冰雾瞬间消散!

薄荷茶,长椅、茶几、地毯、窗帘……金红色的火光咆哮着将碰触到的一切瞬间撕成了碎片。

“无谓的反抗。”

面不改色的艾尔伯德,轻描淡写的扬起右手。

沸腾的热浪瞬间停下…就像时间被静止了一样,不论是空气中翻滚的烈焰亦或被焚烬的地面,全部变成了一动不动的冰雕。

栩栩如生。

“铛——!”

挡在老人面前被冻住的“火浪”瞬间爆出巨大的龟裂,巨大的冲击力让冰墙在一瞬间四分五裂,飞溅的冰渣四分五裂,却没有一个碰到了艾尔伯德的身体。

“秘银武器?”

艾尔伯德微微侧目,瞥了一眼钉在身后墙上的短剑,稍稍整理了下仪容,温和的神情依旧没有多少变化。

“如果您以为我会在这里束手就擒,那就大错特错了。”黑发巫师眉眉头紧蹙:“在彻底说服您之前…我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再拖下去依旧只是无用功罢了…洛伦·都灵阁下,如果您只是想拖延时间来……”

“正是如此,时间。”洛伦微微勾起嘴角。

“在走进这里之前,我告诉维尔茨家族的路斯恩…如果我没有在两个钟头内返回夏暮庭院,就立刻前往天穹宫向布兰登殿下禀报,他的巫师顾问……”

“已经在艾尔伯德·塔罗大师的家中遇害!”

艾尔伯德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的变化。

“如您所知,还剩一个钟头零两刻钟。”洛伦微微欠身,仿佛是在等待对方动手:“如果您打算和我详谈,我们有充足的时间;如果您真的已经下定决心……”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自己没有退路了,如果不能争取到帝都巫师们的协助结果已经是一目了然,绝对不可能有半点胜算!

赢了,自己就能将巫师学院和夏洛特·都灵女伯爵争取到布兰登的阵营当中;

输了,不光是这位“丢脸皇子”再次被打回原形,自己在帝都戈洛汶也会失去立足之地,乃至整个帝国。

更不用说还有被自己坑了一把的约德商会…如果自己在布兰登那里失势,他们绝对会不顾一切的报复自己!

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但…艾尔伯德还有;对他而言选择在自己身上赌一把绝非不可接受的损失,只是这赌注太大让他感到恐惧而已。

不过既然他都能接受与圣十字教会“和解”这种屈膝折节的结果,又为什么不能相信自己和布兰登呢?

选择权不在自己,而在他。

不过,即便成功最后恐怕还是要付出一些代价的。

但…就算再坏的结果也不可能比现在糟了。

赌一把!

艾尔伯德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半点笑意,死死盯着面前的黑发巫师。

原来…原来他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做好最后的打算了吗?

明明决定他生死的人是自己,现在反倒是他再给自己一种莫名的压迫感,仿佛在给自己下命令一样!

有那么一瞬间艾尔伯德突然想起了那位“丢脸皇子”——时而如顽童般暴虐,时而天真纯良的像个孩子,从不肯遵守规则,从不肯认输。

只要能胜利,只要赢得最后的结果就行,其他的统统都无所谓…哪怕把事情变得一团糟也毫无愧疚认错的想法。

怪不得…布兰登会选择他作为自己的巫师顾问,还这么坚决的信任他。

哪怕方式方法有所差异,性格和遵守的准则稍有不同,但两个人的本质……

毫无区别。

自己…被他算计了。

长长叹息一声,老人的眼神中多出了些许的异样,似乎在做出某些无比重大的决定。

“洛伦·都灵…我原本不想那么做的。”

“你该感到荣幸…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第二个知道这个秘密的人……”

秘密?

刚刚愣住的黑发巫师,瞳孔猛然骤缩,死死盯着艾尔伯德手中的魔杖…慢慢的,一点点化作了冰晶…龟裂、粉碎、化作无数晶莹的颗粒。

洛伦凝视着眼前这一幕,过了足足五秒钟才反应过来刚刚发生了什么。

冰冷的触感,沿着背后的脊椎涌入心口,恐惧死死攥住了他的心脏。

自己…自己和虚空的联系……

被中断了。

上海肿瘤医院联系电话
深圳仁爱医院预约
安顺有没有看癫痫病的
贵阳癫痫病诊疗基地
深圳治疗阳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