搏击

冇 爷 仔

2019-09-13 05:24:4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1、
城市的喧闹把他从沉郁、凄凉的旧梦中吵醒,虽然已经不是做梦的年龄,但是这个旧梦的影子却永远也摆脱不了、紧紧的缠绕着他的灵魂,使他忽然之间有个想回去看看的想法。
轻轻的敲门声使他坚定了这个忽然之间的想法。他知道宾馆的服务 不可能这么早来敲门的,一定是那个温柔得像姑娘一样的白仔。
就是这个看着温柔,却又满脑子坏主意的白仔,昨夜把他和麻哥、三毛都用手机呼来,到舞厅去帮他抢跟另一伙人跳舞的女朋友,大家费好大的劲,抢还是给他抢来了。
可那骚B说根本就不喜欢嫩不懂事的白仔,喜欢和有男人味的大哥们乱搞,气得麻哥大骂那女人骚货婊子,也大骂白仔卵 毛没出息,自作多情。
他装作睡了,没有回话。白仔开门走进来,满面口稚气地对他说,“平哥,一起到餐厅去吃早点”
“现在什么时候了。”他拿起枕边的手机看了看问:“麻哥他们到了没有。”
“到了,他俩正在餐厅等。”
“你先去,我一会就下来。”
“麻大哥说,今天要我们去找三妹的男朋友算帐,还说要我们行动快点。”
他“嗯”了一声想着:这麻子也真够缺德,自己本来有老婆孩子,还要占着人家的女朋友,也只怪那女人贱,跟麻子鬼混了几回,就赖着不走了。
这气得麻哥家里的老婆要死要活,又不敢跟麻子离婚,因为麻子早就有话,他用过的东西都没人敢要,何况是他老婆,就是他要离的婚,也没人敢娶。
他因而更加猖狂的带着那个骚狐狸样的三妹出入在小城的各种场面,还赶着时髦的说“带二毛”回到家里,还要老婆给他俩端水送饭的服侍。
三妹的男朋友,平仔见过面,是个挺不错的小伙子,人家并不死心眼的跟麻子争,只不过是想要那女人以后不后悔,希望她能有点良心,把骗走的钱财退还一点。可是良心又值多钱一斤,还不是挨了麻子一顿打。
“他今天准备怎样个算法。”他问在一傍发呆的白仔。
“麻哥说他今天不想去打架,想要给那男人一点子钱,把事摆平。”
平仔已经穿好了衣服说:“今天的麻哥是良心大现。”
说罢,他走到风仪镜前,镜子里一张令人寒颤的大疤脸,酷像任达华扮演的黑老大,一条从左眼角到耳边的半月形大伤疤不时机械的抽动,给人一种揪心的恐惧。
等他来到餐厅,麻哥和三毛已经坐在桌边等了。
老麻那大块子平头,有棱有角,一张肥胖的大麻脸,被不停咀嚼的肌肉牵动着,变换成各种动画似的图案。嘴里的槟榔渣像老牛反刍的草渣,等到平仔到了,极不耐烦的的吐出渣子说:“我以为昨夜那点子卵事,就能把我们大平疤子的 头吓得缩进去,扯不出来了……”
平仔抱歉的耸耸肩,坐到桌边不等他说出下面的话,拿起东西边吃边说:“麻哥,我今天想回去看看。”
“回去看看,回哪儿去。”麻哥那张大麻脸,惊讶得像开了一脸的麻花。
“回我的那个老家去。”平仔很冷静的回答。
“你那儿不是什么人都没了。”三毛也很吃惊的问。
“是什么人都没了,但是还有一冢荒坟,十多年了;也该回去看看,还在不在那个山坡上。”他说得非常缓慢沉重。
“好吧,既然你决定了,那你就替兄弟们给伯母多烧几柱香。”麻哥这人虽然混账,但非常的孝道和义气。
“平哥你什么时候回来……”坐在麻哥身边,但跟平仔关系很要好的三毛说。
“应该不要多久。”平仔看着三毛说。他也是从农村跑出来闯天下的小伙子,不仅人长得机警活泼,而且什么都肯学,平仔像小弟弟一样带着。
“平哥,要不要我们送行。”白仔操着刚变嗓音的腔掉说。他个在城里有个干部父母而不晓得幸福,有书读而吃不了苦的小混混。
三毛见平仔真的决心要走,急得要流泪的说:“平哥,那你要快点回来,三毛还想跟你多学些东西。”
“那好吧。”平仔那张疤脸现出一丝苦笑。
“你平哥又不是不回来了,大男子汉这样子婆婆妈妈的,多不爽快。”麻子见这个样子,心里老大不痛快。
“是啊,兄弟们快吃东西,跟麻哥早点上路。”其实,平仔跟老麻这种打打闹闹的日子,他实在过得厌倦了。
可是,这个世界对他来说,那真是别无选择,他除了能在这里跟着他们一起混还能站得住脚,他还能到哪儿去,就是去做一个自食其力的劳动人们,也没有他的站身之地。这世界对他来说,实在太不公平、太残忍。因而他心中只有憎恨,只有对那些他认为可恨的人实行冷酷的报复,就是这性格决定他,成为老麻集团的头号人物的原因之一,不过在这里混还有一个好条件,老麻在这里黑白两条道上都能摆得平,不要兄弟们过提心吊胆的日子。

2、
发往邻县的长途班车停靠在街边的站点待客。这是一种豪华的大客车,车身上喷着彩色的大广告。虽然已是深秋季节,但由于是一个反常的暖冬,街傍的绿化树依然墨绿如染。那些落叶树种也还是萧条有点冬意。
车上已经坐了近一半的乘客,看到平仔上了车,原本很热闹的车箱立即一片死寂,仿佛空气都凝固了,好像热闹的人群中突然闯进了一个魔鬼。
平仔早就熟悉了人们对他的这种眼光,这是一种让他感到与世隔绝和非常愤慨的眼光,善良的人们就是用这种怂勇和鼓励的眼光来看像他这样的年青人。这眼光可使那些涉足不深、而又有点胆怯的小混混,更加有恃无恐的发展。
他没有把那令人恐怖的脸东张西望,给这些神经已经绷得很紧的乘客增加不安。他就在售票员的空位上坐了,知趣的低下头,把眼睛眯了。
车内沉寂了好一会的人们又开始苏醒了,有人试探着抱怨说:司机还不来发车。也有人开始谈论他们的生意,坐这种车的大都是些跑单邦的生意人,行李架和过道上已经堆了很多的大小乘包。
平仔把头转向窗外,去欣赏小城那不伦不类的建筑规划。还有那"牛皮癣"一样的广告,什么补血补脑强身健体的补品广告,就像一百多年前的“东亚病夫”仍急需大补特补,什么包治男女性病的广告特别恶心,只差没往人的身上贴了。
生活在现代复杂环境的人们,人与人的关系也变得非常复杂,人们的传统道德观念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想提倡的偏偏又难已发展,不想见的歪门邪道偏偏又来势不小。
他刚从牢里出来的时候,很不适应这种生活环境,他以前所熟悉的那种:出不锁门,夜不闭户的大好环境不见了,现在的老百姓都在过着提心吊胆、惶恐不安的日子,他们虽然可以忍耐,中国的老百姓是最能忍耐的,只要是没有抢到自己屋里头,杀到自己脑壳上,无奈的老百姓都能忍耐,并且可以眼睁睁的看着抢,看着杀的……
忽然,一声粗暴的叫骂:“瞎了你这双狗眼,把我的皮鞋踩脏了。”惊醒了他的思绪。
一个穿着讲究,腰里挂着个手机,手指上套着个大金戒的 ,伸手抓住了个那个急急忙忙上车的乡下老人骂着:“你先给我擦干净再说。”
那个偎依在男人身上、看上去有几分姿色的洋小妞也杏眼圆睁,一只鹰爪样涂得血红指甲的小手捂住鼻子说:“老不死的,这么凶上车去赶时辰,你晓得啵,他这双鞋多少钱,恐怕你这一辈子都买不起。”
这时,一车人都伸长了脖子来看双老人这一辈子买不起的皮鞋。
平仔冷眼看着那个可怜兮兮的老汉屈下膝,翻出衣袖的里子,哆哆嗦嗦的擦着鞋。那小子还说没擦干净,他身边的 这时候忽而蛮有姿态的说;“别跟这老头计较了,我看着他都要恶心了。说完俩人胜利似的搂抱在座位上嬉笑。
他们这一切,全被前排伏在靠背上的小女孩天真无睱的眼睛看着,看得久了,又被那男人恶吼吼的吼了一句:看什么看,真没教养。吓得她赶紧把头缩了下去。
售票员上了车,是一位身材娇小秀气,二十来岁的姑娘,她把车门口乱七八糟的行李清点放入行李架上,微笑着对大家说:“欢迎你们乘坐本次班车,现在准备发车,请大家坐好。”然后站在平仔身边清点人数。
平仔抬起头,目光突然撞着了她那微笑的眼光,她眼神慌乱,就像快乐的小羊羔突然遇见了恶狼一样的眼神,但仅只那几秒,她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回过神来,冲他露出了勉强而又谨慎的微笑。
那微笑就像阳光溶化了冰山,一般来说是没人敢给他这张脸以微笑的,更何况是这般娇美的姑娘,他见她就站在自己身边,感到不好意思的说:“对不起,我占了你的位子。”说完站起身往车后面走。
听了他这句非常文雅的话,姑娘更加胆大了说:“没有关系的。”
平仔还是往最后一排的空坐走去。
他坐下来推开窗玻璃,蓦然看见车下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妇人拉着个黄皮寡瘦有点站不稳当的小男孩向他走来乞讨:“好心的大哥哥,您行行好,可怜可怜这个快要饿死了的‘冇爷仔',他从小冇了爹,娘又改了嫁……”
“冇爷仔”这个名字激灵灵地刺激着他的大脑神经,使他全身抽动,这是他小时候的名字。在他们那个山村里,所有的人都是这样的称呼他……
他认真看着那个又黑又瘦的“冇爷仔”,多么的像他小时候,这时车已经开动了,他赶紧从西装内袋拿出一张拾元币从窗口丢下去,望着那老妇人千恩万谢的样子远去。
他的眼角潮湿了,那个尘封了的旧梦又开始蛰动……


湛蓝的苍穹下,几只饥饿的岩鹰凄厉的号叫、盘旋在村庄房屋上空寻觅着食物。
深秋,刚收割完谷子的田埂上,一群野狼样的孩子在奋力地追赶着个只穿一条开裆裤的孩子,可能那野孩子已经饥饿了,或者气力不支地突然栽倒在田地里,而那几个追赶他的孩子也一下子全扑到在他身上,他们拼命地撕打着,像一群饥肠漉漉的野狼追到了猎物,疯狂地撕抢着食物……
一个块头比较大的孩子王骑在他身上,双手死死地按住他的脖子,另外两个孩子也全身砸住他的手脚,使他完全没一点反抗的能力,像一只刚被狼群扑倒孤立无援的小绵羊。
他痛楚的双眼噙满绝望的泪水,视线模糊的望着天空中那只盘旋在他们头顶上、急不可待的岩鹰,好像只要等他们一离开,它就会立即俯冲下来撕抢残食,它也许可能嗅觉到了血腥的猎物,它饥肠辘辘地在这些孩子们的上空盘旋着、惨厉的号叫着,人和动物弱肉强食的原始本性 裸的暴露在大自然之中。
小男孩的脸上已经全是泥花和着血污了,只看见他那全身的肌肉在激烈地抽搐。乌黑泥滑瘦弱的身体被新割下稻穗的稻茬割划得血迹淋淋,而那个骑在他身上的孩子王更是胜利的掴着他的脸骂着:打死你这个冇爷仔,看你以后,还去学校偷看我们读书,还敢偷我们的东西吃,我们今天打死你……
那个被残暴压在地上不能挣扎的野孩子,顽强的,极能忍耐的承受这一切痛苦和绝望,那眸子里的泪水始终没有流出来,只是坚强的把牙齿咬得咯咯响,腮邦绷得紧紧的,一双被两个小鬼砸得毫无反抗能力的小手十只小手指全深深地掘进泥土中,一双干瘦修长、而又磨练出一层厚胼的小脚在稻 搓出了一堆泥土。他已经再没有力气来挣扎和哭叫,只能被他们骑着,被他们任意的抽打着,一副任人宰割的样子。
过了一会,一个出来劳作的大人挥舞着手中的农具吓唬,才把他们那伙胜利了的野孩子赶跑。那个被深深压进松软泥土中的的孩子,艰难的从泥土中挣扎爬出来。此时,他已经再没有力气逃跑,只是用小手拼命地抓着两颗新稻茬、来减轻浑身伤痕的疼痛。噙满泪水的双眼忽然一亮,他看见了他们散落在地上的一个书包和新课本。
那个大人看见他伤成这个样子,想伸手来拉他起来,他却突然从大人的胯下冲过去,拣起地上散落的书,抓起那个书包,飞快地、兔子一样地贴着地面,一下子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他光着脚丫,飘荡着一条被撕裂成破裙裾样的短裤,野兔子样的从田埂跑上河堤,转了个弯,钻进河那头的山坳里,爬上了一个石窟里。高兴的躺在铺了干稻草的大石块上,蹬着一双又黑又瘦的小脚板。过一会,他又胜利地站起来,伸展着双手,狂叫着:我有书包、有课本了、我可以读书了、嗬、嗬、他十分高兴地在石块上跳动着,像非洲的土著小野人在欢庆着胜利。他兴奋的把书包里的书全倒了出来,一本一本的翻看着那崭新的课本,忘记了刚才那残酷的撕打,也忘记了自己身上那血迹淋淋的伤疼……
他小心翼翼在石窟想寻个最佳藏书包的地方,最后他把书包在藏进一个十分满意的石缝里,然后面露胜利者的微笑。眼看着太阳最后的一线光亮被云霞拦住,他才走出石窟,光着一副瘦小的身材,沐浴在如血的晚霞中,他长长的影子又出现在刚才那长长的河堤上。
他先在河堤边逮蚱蜢,一会向水中漂几块石子。又在河堤边上捉到一只受伤的青蛙,无限伤感的自言自语:可怜的小青蛙,你为啥不跟着你的爸爸妈妈走,你在外面受伤了,没人给你治伤怎么办啊,只好要我给你上药。然后摘片草叶子吐点痰沾贴在青蛙身上,放入水中,看着它向水中游去。才极不情愿的向自家那孤伶伶的茅屋走去。
他的家孤伶伶在村院河对面竹山脚下,原本是生产队看竹山的两间土坯茅草房。

共 59 76 字 12 页 ... 转到页 【编者按】洋洋洒洒的数万字叙述了平仔坎坷曲折的一生,字说虽多,篇幅虽长但让人在不知不觉的读过,可见这篇小说是非常吸引人的。小说从平仔一路乘车回想自己从小的经历引出了疼爱她的小兰,也因此扯出了让平仔走上了人生坎坷道路原因。平仔在车上的见闻,和作者对车里那些貌似冠冕堂皇的人物的叙述,以及在抢匪抢劫时人们的行为,晓文勇敢与歹徒搏斗,平仔英雄救美,足以看出现在人们的思想境界的低下,但同时可以看出英雄无处不有。平仔回家后看到小兰的遭遇心里非常痛心,也最终因为小兰再入监狱。祥儿是不是又要成为另一个平仔,令人深思!【编辑:李荣】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9092609】
1 楼 文友: 2009-09-25 18:58:56 小说非常感人!构思和巧妙,故事发展顺理成章! 喜欢文学、音乐
2 楼 文友: 2009-09-26 15:06:5 小说内容丰富,语言老道,情节引人入胜。腹泻能用远大医药立可安
孩子突然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小孩老是流鼻血
幼儿小便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