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南海争端国暗打心理战共防他国亚战争心态中

2019-06-08 21:44: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心绞痛是什么引起的
心绞痛吃什么药缓解
吃什么能改善心肌缺血

岛屿之争,归根结底是海洋权益之争。海洋岛屿主权争端事关一个国家重大主权、安全和经济利益,是一个世界性难题。

在近日南方报业集团主办的首届南方防务论坛上,来自军事研究、国家关系、公共外交等领域的专家学者就“海洋安全与岛屿权益”展开热议,与会专家一致认为,当前在海洋安全尤其是南海问题上,不仅仅是实际海域前缘呈现出的剑拔弩张的紧张态势,更面临着在法律、规则以及舆论等几大层面的激烈交锋,织就了当前复杂的南海局势,这背后,暗含着声索国之间心理战的一番较量。遗憾的是,中国释放出来的的善意并不一定能得到有关争端方的理解和响应,甚至还不时遭遇着其他声索国受“亚战争心态”驱使有意或无意制造出来的麻烦。

对此,专家们提醒,中国一直讲“和平发展”,但眼睛不能只是盯着“和平”二字,必须要有最充分应对一切危机的准备;要更积极作为,加强在南海的经济存在,尤其要在南海区域安全机制的构建和海洋安全维护方面发挥更大的作用。“宁可十年不将军,不可一日不拱卒”,毕竟,在南海的作为和积累将决定未来的海上态势。

岛屿虽小主权事大

“一般的岛屿与大陆领土一样,拥有自己的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拥有一个圆桌大小的普通海岛或岩礁,就可以拥有1550平方公里的领海海域,相当于一个新加坡的面积;拥有一个孤立小岛的领土主权,就拥有其周围43万平方公里海域内的渔业、油气等资源的捕捞、开采权。而决定一个国家领海大小的是领海基点的位置,我国大多数领海基点都在无居民海岛上。《海洋法公约》的颁布,使得过去一些无人注意的荒岛身价倍增,重要性凸显。如果在岛屿附属海域勘探出了巨量的石油和天然气资源,那就更加魅力难挡。目前,我国500平方米以上的海岛近7000个。

岛屿争端几乎遍布全球各个海域。据初步统计,全世界近60个国家存在岛屿争端,占全世界沿海国总数的40%。根据中国海洋局的资料,全世界共有380多处国家间的海洋边界需要最终划定,而目前只解决了约1/3。

除了显而易见的经济利益,岛屿争端的背后往往还纠结着长期的历史根源、敏感的民族情感和长远的未来需求等多方面因素。比如伊朗和阿联酋对阿布穆萨岛的争端起因于英国殖民统治在该地区终结以后,没有对该地区的主权归属问题做明确的认定埋下争议的隐患;中日的钓鱼岛争端不仅因为日本殖民侵占,也是二战后对日本罪行清算不彻底的后果;日韩的岛屿主权争端的过程更是历史上国家力量此消彼长、互相妥协斗争所产生的悬而未决的历史问题。这些历史形成的岛屿主权争端时间较长、情况复杂、内容多变,争执双方各执一词,频频打出政治牌、经济牌,各种形式的抗议行为、宣传手段、登岛行为,花样百出。

近几年有关争议岛屿的突发事件频发,加剧了岛屿主权争端的升级进而演化成更严重的政治问题。以日本为例,2010年9月,中日钓鱼岛撞船事件造成了中日关系的倒退;2012年日本政府购买有关岛屿并进行所谓“国有化”,使得中日关系跌入历史最低点;安倍晋三频频大肆放言,称要向钓鱼岛派驻公务员、建船舶停靠点位,称万一中国登陆钓鱼岛将“强制驱逐”,放言全天候巡航钓鱼岛,甚至高呼“为钓鱼岛不惜一切代价”。

“四个战场”交织南海局势

从总体来看,近年来南海局势保持稳定,但仍存在不少加剧争议的事件和冲突点,消极因素和不稳定因素增多,呈现出“稳中趋紧”的发展态势。

中国南海研究院海洋法律与政策研究所副所长刘锋提出,目前我国在南海问题上面临“四大战场”的挑战,包括一线战场、法律战场、规则战场和舆论战场。

“一线战场”主要是围绕岛礁主权和海域管辖权、航道控制等方面开展的较量。在这一战场中,处在一线的就是我国渔民、海洋执法部门和海空军力量等。南沙海域一直以来是我国的传统渔场,是我国渔民祖祖辈辈“耕海捕鱼”赖以生存的蓝色家园。但自上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起,部分东南亚国家大肆侵占我国南沙岛礁,南海从此变得不平静。据不完全统计,迄今我渔船在南沙海域被周边国家非法抓扣、袭扰案件已发生近400宗。

为了保护我渔民开发南沙,降低我渔民在南沙海域生产作业的风险,我渔政等部门一直都在积极开展南沙护渔维权行动,特别是2009年以来,中国渔政改进南沙渔业维权方式、加强南沙护渔执法,把南沙的巡航护渔转变为伴航护渔,现场保护我渔民生产和及时解救我被周边国家非法抓扣的渔民(船),海南省还安排财政资金,为赴南海作业的海南籍渔船安装了北斗卫星定位系统,以便随时跟踪和掌握渔船作业安全。因应于南海局势的变化和维权执法的需要,我海洋执法力量不时与外国武装船只发生海上较量,有时甚至存在擦枪走火的隐忧。刘锋认为,当前来自南沙海域一线的较量短期内难以彻底消除,未来南海“多事之秋”的态势有可能进一步持续。

“法律战场”主要是围绕南海争议历史法理问题的较量,特别是基于国际法、海洋法等方面的较量日益凸显。今年1月,菲律宾就中菲南海争议单方面提交国际“仲裁”,要求国际海洋法庭对中菲南海纠纷做出裁决。中国反对南海问题国际化,菲律宾偏偏通过提交“仲裁”案将南海问题国际化。对此,中方明确表示不接受。厦门大学南海研究院李金明教授认为,菲律宾提出仲裁的目的:其一是想把南沙所非法侵占的岛礁“合法化”,其二是谋求开采礼乐滩海域的油气资源,其三是想得到国际舆论的支持。

“规则战场”主要是围绕“南海行为准则”磋商、制定方面的较量,东南亚有关南海声索国力推与我签署“南海行为准则”,以攫取更大利益,制衡我在南海的维权行动。再加上美、日、印等域外大国的推波助澜,围绕“南海行为准则”的较量呈现出更为显著的地缘政治色彩,日益受到国际社会的关注。

“舆论战场”主要是围绕南海问题国际话语权的争夺问题,尤其是在中国拒绝菲律宾将南海问题提交国际“仲裁”之后,菲律宾更是利用各个国际场合制造舆论,某些国家也为了自身的利益考量而颠倒是非。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贯声称在南海问题上不持立场的美国,近年来政策倾向已明显变化,其逐步加大了对南海问题的介入力度。例如在今年6月于华盛顿举行的有关南海问题国际会议上,美国国务院高官在阐述美方南海立场时,除了强调各争端国必须遵循国际法、海洋法之外,还指出南海争端国的海洋主张必须基于陆地领土,支持通过第三方仲裁机制解决争端。国际观察人士普遍认为,美国实际上是在偏袒菲律宾等东南亚争端国,针对中国的一面比较明显,这些都是美以往的官方表态所不曾有过的。

南海争端国间暗打“心理战”

美国重返亚太,如众多国际媒体所评述的,“中国或许不是美国重返亚太的唯一原因,但却是最重要的原因”。美国的插手和介入,让南海问题的形势更显波诡云谲。而中国和其他声索国之间的关系,也因为美、日等的介入更显微妙而复杂。

比如,中国的快速发展赢得了一些国家以及世界的赞赏,引来更多国家的关注,这种关注给我们带来利益的同时,也带来了问题。对此,兰州军区原司令员李乾元将军从心理学角度做了以下这么一番分析:美国通过一番心理唆使,让其轻易地在周边获得了一些盟友,尽管中国的发展与其他国家的发展之间其实并不存在任何因果关系。“但我们必须高度关注这些问题,弄不好,可能诱发激烈的安全竞争,以致诱发‘亚战争心态’,比如络上相互攻击,以及在军事力量上的摩擦。”

李乾元将军所提及的这种“亚战争心态”,是一种极为微妙的心理暗战,表现在南海问题上,就是一些国家会时不时故意制造一些摩擦或争端,以示不甘示弱。菲律宾德拉萨大学国际关系教授雷纳托就承认,虽然菲国内也有民族主义情绪(对美国),但现在已让位于安全方面的担忧,相对而言,菲律宾更担心中国崛起带来的威胁。在他看来,由于菲独特的地理位置,美一直将菲作为掌控东亚的“跳板”,二战时用它对付日本,冷战时是苏联。

在南海,中国多年来基于大局意识始终保持着自我克制,但有时候中国释放的善意并不一定能得到有关争端方的理解和响应。如2005年中菲越正式签署了《在南中国海协议区三方联合海洋地震工作协议》,该协议自2008年执行期满后,菲律宾却单方面与英国一家能源公司达成协议,不断在中国南沙礼乐滩海域非法开展油气勘探活动,以致双方后来在礼乐滩海域发生摩擦。

“这些多变、全新、严峻的国家安全局面,需要我们深入、深刻去分析和研究面对。”李乾元将军提醒,讲“和平发展”,我们的眼睛不能只是盯着“和平”二字,必须要有最充分应对一切危机的准备。

纵深

中国在南海应更积极作为保持存在

20世纪70年代南海问题凸显后,面对岛屿被占、海域被割分、渔民被扣、资源被掠的形势,中国相应实行了一系列举措,以维护在南海的主权,最大限度争取国家利益、维护南海地区的稳定。《2010年度南海地区形势评估报告》指出,上世纪70年代之前,中国大陆的南海政策主要是主权宣示;70年代初到80年代末,是主权宣示兼有限自卫;90年代以来,主张搁置争议,推动合作;2009年和2010年则是被动回应。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是邓小平为和平解决领土、领海争端而提出的创造性战略思想,这在当时无疑是对的,也发挥了积极作用。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变化,中国提出搁置,周边国家却不搁置,把我们的搁置争议理解为搁置、放弃主权,把共同开发变成排华性的共同开发,比如,越南提出要和俄罗斯、印度共同开发,菲律宾提出要和日本共同开发。

不少专家认为,既然越南、菲律宾等有关争端国不愿意“共同开发”,那么在适当时机,中国就应该主动开发,从而维持争议、保持存在、促成合作。中国在争议海域开发越晚,影响力将越弱,将来在南沙的维权成本就会越高。

“我认为,我们必须加强自主开发,加强渔业开发,突破石油开发,拓展旅游开发。”农业部南海渔政局局长吴壮建议,应借鉴海洋强国经验,建设符合我国实际的海上维权执法队伍,比如海洋警卫队,统一海上执法。

就如何做好中国国土及海洋权益的屏障,吴壮提出根据群岛的划分构建“三个战略岛链”的建议:譬如“九段线”里南沙群岛是第一个岛链;黄岩岛、中沙群岛、西沙群岛是第二个岛链;台湾的澎湖列岛、东沙群岛、海南岛是第三个岛链,由此可以构成华南地区的三条战略岛链,筑起国防屏障进一步加以巩固。

这几年,油田开发、远洋捕捞、渔政伴随式护渔、南海军演……通过这些积极的民间经济活动、政府执法活动以及军事活动,显示中国在南海开始采取更积极作为的态度。“目前一方面是维权,一方面加强开发,凸现我们的经济存在,最主要的是要练好内功,把自己的事情办好。”暨南大学国际关系学院院长曹云华教授认为。( 洪奕宜 统筹:徐林 陈捷生 殷剑锋)

温州山地户外挑战赛闭幕红牛两队赢得双丰收

湖州市就业报到证办理指南

扬州木偶剧团经典儿童剧3只小猪活动201748

温州山地户外挑战赛闭幕红牛两队赢得双丰收
湖州市就业报到证办理指南
扬州木偶剧团经典儿童剧3只小猪活动201748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