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天苍黄 第七十四章 拜师清虚_1

2020-01-17 03:06:0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天苍黄 第七十四章 拜师清虚

“这里的禁制很多,这些禁制并不是攻击性的,幸亏你没到那些房子里去,那里的便是攻击性的,一旦触发,你可能连反应都没有,便灰飞烟灭了,”

青灵领着柳寒回到他住的地方,沿途依旧喋喋不休,但没一句埋怨,柳寒没有分辨,只是默默的听着,他心里并不像外表那样平静,而是隐隐有些不安,感到有点不正常。

这里全是清虚宗的地盘,除了他以外,全是清虚宗弟子,有必要作这样严密的防御吗?

“我能问一下,这是什么禁制吗?”柳寒故意作出好奇的模样问道。

“这是一种幻阵,”青灵有几分得意的炫耀道:“这种幻阵主要是困敌,你采取的策略是最好的,不动,没有试图破阵,如果,试图破阵,就会立刻产生更复杂的变化。”

“这阵平时也开启吗?”柳寒依旧很好奇:“你们自己不会被困在里面吗?”

“平时也开,我们自己自然不会,”青灵摇头说道:“修仙界有些地方与世俗界相似,以前是杀人夺宝,现在灭门夺地。”

青灵边说边打量柳寒,见柳寒先是迟疑下,随即明白的点点头。青灵不知他是真明白还是假明白,便接着解释道:“现在灵地稀少,好些宗门因为灵气耗尽,以至宗门衰落,有些宗门便将主意打到那些灵气还没衰落的宗门身上。”

柳寒再度点点头,俩人说着便回到客房,柳寒让青灵稍坐,自己去提了壶水放在炉子上。青灵看着柳寒烧水泡茶,这一次他没有在边上喋喋不休,而是很安静,等柳寒做完一切,回到屋里坐下后,才接着说。

“道友昨晚破镜,能在俗世中修炼到四层,可见道友修炼天赋惊人,不若留下来,加入我清虚宗,我们这别的不说,就以灵气充沛,不瞒道友,咱们清虚宗是修仙界唯一有三位筑基期前辈的宗门。”

柳寒闻言不由苦笑下:“能与天地同寿,谁人不想,可是,。”

他迟疑下,苦笑摇头,青灵很机灵,立刻问道:“怎么?道友在俗世还有未了之事?”

柳寒再度迟疑下,然后才缓缓点头,青灵静静的看着他,沉默一会才试探着问:“能不能说说,或许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柳寒轻轻叹口气:“实不相瞒,柳某十多年前就该死了,苟且偷生到现在就是为了找出那仇家,哪怕是性命相换,也要报此血仇,前辈,静真大师所托之事,晚辈已经办好,所以,我想明日便离开。”

青灵略微思索便叹道:“既然是这样,我向掌门禀告,道友也不用心急,这么多年过去了,也不急这么一会。”

柳寒没有再说什么,青灵告辞回去,他做坐在屋里,看着咕咕冒烟的水壶,心里略有所思。

过了没多久,掌门和一个年青人进来了,柳寒连忙起身,年青人嘻嘻一笑,随意的招呼他坐下,自己也坐到柳寒对面,将上首留给了掌门。

“柳先生将本宗无上至宝送回,我玉清子代表清虚宗上下感谢柳先生,”掌门说着冲柳寒微微施礼,柳寒赶紧还礼:“掌门言重了,我和静真道长乃至交,况且。”

“呵呵,”年青人呵呵一笑打断了柳寒:“我清虚宗恩怨分明,柳先生对本宗有恩,本宗自当答谢,不过,柳先生,本宗有门规,非本宗弟子不能修行本宗道法,静真师侄为本宗立下大功,可也犯下严重错失,这样说吧,他不该传你本宗功法。”

柳寒倒吸口凉气,他当然清楚年青人这话的意思,而且看年青人的做派,他在清虚宗内地位不低,抬头看着玉清子,玉清子含笑说道:“这是我师弟纯阳子。”

纯阳子看着柳寒,脸色渐渐变了,柳寒却没有调动内息,依旧平静的坐着,眉头轻轻皱起来。

“修行讲究自愿,你若不愿,我们也不会强迫你,”纯阳子说:“不过,本宗数万年的规矩也不能破,而且,刚才青灵师侄也说了,你俗缘难断,所以,我想让你拜在本宗,作本宗的外门弟子和天下行走,不知你可愿意?”

柳寒想了下:“如此,我是不是不用待在宗门内?”

纯阳子和玉清子同时点头,柳寒根本没作他想,立刻纳头便拜:“弟子愿意。”

玉清子和纯阳子同时微笑起来,纯阳子轻轻松口气,如果柳寒还是不愿,那只有毁其紫府,紫府被毁,终身修道无望。

玉清子没有去扶柳寒起来,看着他温言道:“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只是个称呼不同,其实修道在恒心和毅力,所学功法也没有差别,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努力。”

柳寒跪在地上抬头看着玉清子说:“弟子多谢师傅,红尘烦恼,弟子深有所感,只是尘缘未了,弟子无法静心修炼,师傅,弟子身上背几百条冤魂,此仇不报,弟子无法安心!”

说着柳寒哽咽起来,双眼擒泪,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

玉真子和纯阳子交换个眼色,玉真子叹口气:“修道便要斩断尘缘,你既尘缘未了,那就尽快了了,知道仇家是谁吗?”

柳寒摇头,哽咽道:“早年弟子修为低劣,被其追杀,不得不远走西域,这才遇上静真道长,最近弟子修为略有所得,虽然知道还是赶不上那仇人,但这十多年里,弟子每日心如刀噬,再无法忍耐,冒险回到大晋,打算与那人拼命。”

纯阳子有些好奇也有些纳闷:“我观你的修为,已经有炼气四层,就算昨夜突破不算,也有三层修为,那人难道比你更深?不知是那家宗门的弟子?”

柳寒摇摇头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遍,不过,他没说杀手营,而是假说自己原是大户人家之子,可一夜之间,全家被灭门,自己在忠仆的掩护下杀出重围,被敌人追杀千里,不得不亡命西域,在西域结识静真,苦练修为,拼命挣钱,这次回来,便是要找出那暗中主使之人,为家人报仇雪恨。

“弟子全家数百口,尽数死在这人手里,这十多年里,弟子无日不思报仇,弟子就是为报仇而活着。”

柳寒说完之后,纯阳子和玉清子交换个眼色,俩人在听柳寒讲述时,都在仔细观察,此刻俩人一交换眼色,彼此微微点头,深为满意。

柳寒长叹道:“不瞒师傅,弟子的父亲修为也不俗,按照世俗界的说法,弟子的父亲也有宗师修为,但,父亲却让我独自逃命。”

“大宗师?”纯阳子嘴角露出一丝轻蔑,柳寒却好奇的问:“这大宗师和师傅的修为比起来?”

“萤虫如何与皓月相比,”纯阳子微微一笑,玉真子也宽容的笑了笑,纯阳子说:“我也没见过大宗师,不过,据我观察,大宗师相当于炼气十层到十一层的修为。”

“哦,既然如此,那师傅昨日所言,世俗界与掌门征战,根本挡不住师傅一击。”柳寒略有些惊讶的看着玉清子和纯阳子。

纯阳子叹口气:“要说清这个问题,还得从灵气散失说起,我们修仙界拼斗,斗的是法力,而法力的本源在灵气,我们有法宝,而法宝要发动,也同样需要灵气吹动,而现在外面灵气散失,我们只能用自己平日积累的内息与他们拼斗,每使用一次,需要数年时间才能补足。”

“以为师的法力,对付几百人没丝毫问题,可之后,为师需要数年的静修才能将消耗的法力补足,而且还必须回到本宗这样灵气充沛所在,否则,法力根本无法补充。”玉清子接过话说道:“所以,你在外面代表本宗行走时,一定要小心,尽量避免与世俗界发生冲突,如果不得已发生冲突,也要尽量避免暴露身份。”

“按照我们和世俗界的协议,”玉清子接着说:“隐世仙门的天下行走,要通报世俗界,简单的说便是要通报皇宫,上次是通报的内卫,你出去也得通报内卫。”

柳寒心中先是纳闷,随即便是一喜,终于可以靠上内卫了。

接下来,玉真子向他详细讲述天下行走的目的,主要作用其实便是代表清虚宗收集人才,特别是那些有修炼天赋的儿童,另外还有观察天下动静,有时候还得代表宗门表态。

“修仙界和世俗界的矛盾并没有结束,世俗界对我们始终警惕防范,”玉真子神情严肃:“另外,修仙界内部也并不安静,当今天下,还存在的修仙宗门有神农谷,云笈殿,阴符门,加上我们,被称为四大隐世仙门,但是不是还有其他修仙宗门存在,我也不清楚,有些宗门关闭山门已经数百年,也不知道是不是还存在。”

说到这里,玉真子神情有些孤寂,纯阳子轻轻叹口气,过了一会,玉真子轻轻叹口气:“总之,你要小心,要谨慎,一方面要防朝廷,一方面要防其他宗门。”

柳寒点点头,他以为自己既然拜在掌门门下,清虚宗还不举行一次拜师仪式,可没想到,玉真子只是将所有门人都叫过来,告诉他们,柳寒从今天开始便是清虚门下记名弟子,排名最后的小师弟,将代表清虚宗行走天下,便结束了。

青灵见柳寒神情迷惑,便好奇的问他怎么了,柳寒小声问他,这就完了。

青灵哈哈一笑,告诉他,修行之人没那么多讲究,修行是按照境界划分辈分,如果他能筑基成功,那么他就是前辈,如果他能踏入结丹期,便成了玉清子的前辈。

柳寒不由目瞪口呆,修仙界居然还有这样的规矩。

就凭这一点,世俗界便无法容忍!

...

温州市鹿城精神病医院预约挂号
中山市西区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白癜风医院福州哪好
南通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癫痫病治疗珠海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