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轮回之业 第211章 修炼宝地

2019-10-12 21:49: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之业 第211章 修炼宝地

“神海境后期,我等你多时了!”

江枫甩手缓过痛楚,战意高昂,主动冲向镜中人。

自他察觉到每次击败镜中人,便会出现修为更高一级的影像时,他便开始期待眼前这一幕了。

他的战力极限是神海境后期,但终究只是战力而已,他没有尝试过与真正的神海境后期的修士战斗。

镜中人是他本身的复刻,几乎可以说一般无二,换言之,他此时不仅是在决战自身,更是在与一个战斗经验嫉妒丰富的王道修士战斗。

这是检验自身之时,江枫深知,已至殊死搏杀的关键时刻。

“火凰印!”

江枫双手结印,业力涌动,激荡着如潮的能量化作一只傲啸九天的神鸟火凰,扇动如火的双翼,舞动着火焰风暴,宛如身披流火霞衣,冲向镜中人。

“火云焚天!”

镜中人身躯微沉,起手之势,赫然便是火云焚天。

火云遍织天穹,将这个黑暗的空间渲染成一片火红,在江枫惊骇的目光中凝化成掌,焚天乱地而来,将火凰盖压掌下,仿佛擒拿一只囚笼雀鸟一般随意。

只手遮天!

江枫挥手现出十二把煌炎灵剑,这已是他目前修为所能御使的最大极限。

眼看火云焚天威压而来,江枫手掐名空剑诀,十二把灵剑纵天刺去,只听一声轰鸣巨响,煌炎剑破开火云焚天,火焰巨掌如烟花四散,坠落而下。

江枫正欲避让,却突见眼前身影一闪,镜中人已至近前,手中煌炎灵剑势如破竹,一剑斩向江枫的颈项要害。

江枫决眦欲裂,急忙运转羽痕千落,险之又险地避开剑刃,却难以阻挡随行而来的灵剑,被一剑贯穿左肩,留下一个焦黑的伤口。

愤然望去,江枫再次震惊失神,镜中人身边,赫然浮沉环绕着十五把煌炎灵剑!

他终于意识到自己错在了哪儿?

他的战力足以媲美神海境后期之修,但若当真论及业力修为,他根本无法与神海境后期的王道修士相提并论。

这就是为什么他只能御使十二把煌炎剑,而镜中人却可以御使十五把的原因。

其次,在这方奇异空间内,镜中人的业力理论上是无穷无尽的。便如其方才所使用的火云焚天,以江枫的修为,绝不可能造成那般只手遮天的异象,可是镜中人却能做到。

攻击毫无疑问被限制在了神海境的极限之内,可是江枫如今体内的业力运转受阻,尚未完全适应,十成战力也发挥不出八成,必然落得下风。

“月影剑法!”

江枫翻手握住玄阶玉剑,剑舞轻盈,周身十二把煌炎剑如影随性,分出九把融入剑影之中,其余三把灵剑纵横防御周身。

“九锋斩神!”

玉剑紧握江枫手中,顺势斩下,九道烈焰剑影化作啸空火龙腾跃而出,但是下一瞬,江枫的瞳孔猛然一缩。

数丈开外,镜中人同样运使月影剑法,一剑裂风斩来,更致命的是,他凝聚之影赫然是……十影!

月影剑法,极限十影,丹鼎境下,无敌!

“十极惊皇剑!”

江枫的厉声嘶吼,已出离了惊骇。月影剑法虽是五星灵术,但十影之招已足以媲美神通,即便是现在的他也没有把握达到。

这与修为无关,需要对灵术及剑术达到足够程度的理解,十影一出,漆黑的空间内竟显化出月轮异象,照耀四境。

江枫眼睁睁地看着镜中人的十道剑影在月轮异象下凝聚成一把十丈金色巨剑,向着他的火龙的霍然斩下。

火龙虽动势惊人,在十丈金剑之下,却仿佛与天争势的蝼蚁。十极惊皇剑,如同掌御天下的帝皇,威压八荒,再一次,让江枫体会到那种无力感。

“轰!”

声如震雷,仿佛天地皲裂,恐怖的能量足令任何一个神海境修士骇然惊愕,火龙被一剑斩灭,火星飞溅,其中就把煌炎剑与玄阶玉剑全部崩飞离散,仿佛世间最惨烈的景象。

“啊!”

金剑散,火光没。

一声哀嚎痛呼,江枫单膝跪地,右臂空空,血肉模糊,眉心八荒火印跳动,周身血焰升腾。

若非他方才危机之刻瞬间召唤出八荒灾炎,如今,便不仅是痛失一臂这么简单了。

看着眼前镜中人冷漠的面容,江枫第一次,如此这般憎恨厌恶自己。也从未如今日这般清晰体会到昔日斩杀的敌人的心情。

江枫已然伤重,痛楚不断侵蚀他的意识,镜中人却没有给他丝毫恢复的机会,脚踏他散落在地的煌炎剑,已然持剑杀来。

“焚心无念!”

血焰凝结,化作一个三寸高的血色小人,提剑杀向镜中人,谁知镜中人眼中血光一闪,眉心同样出现一个血色小人,以极速冲向江枫。

“咔!”

异响凭生,同时焚心无念,江枫的血色小人却被镜中人的一剑洞穿,重新化作八荒灾炎消散在空中。

江枫自修炼功成焚心无念至今,第一次被人以这种方式破去招式,而那个人赫然就是他自己,而破式之招也是焚心无念。

就在这一瞬间,江枫终于完全适应空间对自身业力的压制,在血色小人临近之际,剑指霍然点向镜中人

“名空剑诀!”

镜中人紧随血色小人杀来,正在此时,他脚边的玄阶玉剑突然剑气四溢,向他爆射而来,趁其不备,一剑贯穿他的胸膛。

镜中人身形破碎消散,与此同时,焚心无念所化血人亦一剑斩下,尽灭江枫的三魂七魄,黑暗瞬间爬上双眼,江枫向后倒去,已是永寂。

最后一决,竟是双双败亡!

“啊!”

炼真楼四楼某处阁间内,江枫端坐白玉莲台之上,突然惊叫一声,醒转过来。

他本能地确认了一下自身,确定四肢健全,无伤无痛,完好无损,储物戒中的法宝亦没有丢失,原样俱在。

江枫喘着粗气跌下莲台,仰躺在地,却仍未完全缓过虚惊一场。

方才,他意识沉入莲台所构建的奇异空间中修炼,那种伤痛和死亡的感觉实在太过真实,以至战斗到最后,他已忘却身在修炼异境之中,心念唯一,不过杀敌、取胜、存命。

这是他第一次如此真实的经历死亡,不同于之前生死一线的战斗,数次化险为夷,让他心中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自信,甚至对自己的生命也产生了一些漠视。

然而,此次死境重生,令他更加珍惜生命,不论其他,仅是这番经历,便令他获益匪浅。

片刻后,江枫取出怀中的斧型钱币,见其上银白色已消去一半,醒觉自己只剩半日时间,急忙跃上另一座无色透明的莲台,定心宁神,再次开始修炼。

有业力修炼的经验在前,江枫以元神力沟通千羽梭,在进入奇异空间的瞬间便已严阵以待,莲台空间内无法使用防御类法宝,唯有全然的战斗,不然他之前早已使用。

但是,就在江枫正式进入瞬间,他再一次认识到自己的天真。

这方奇异空间内,没有水晶镜,没有镜中人,唯有一座巨大的黑白磨盘,仿佛阴阳二气,以天地为基所打造,占据了整个莲台空间。

江枫甚至连实体也没能凝现,始一出现,连半点挣扎也未能做到,元神意识便被阴阳磨盘吸入其中,黑白磨盘轰然转动,开始不断碾压江枫的元神意识。

“啊!!!”

莲台空间内,回荡着江枫的意识呐喊,他的意识开始出现模糊,元神意识甚至出现离散之象。

江枫极力运转极元功,催动元神力,想强行凝聚元神意识,不至于溃散。

但崩溃之势如山海倾倒,势不可挡,江枫只坚持了数息,便被阴阳磨盘彻底碾碎,失去了意识。

炼真楼阁间中,江枫意识回归,睁开眼呆滞地看着前方,似乎尚未缓过数息前的震撼。

他万万没想到,元神力的修炼方法,竟是这种近乎摧残的方式,将修士的元神意识不断碾碎、重组,依此达到强大的目的。

无可非议,这是增长元神修为最快捷,也是极为有效的一种方法。

但是,稍有不慎,于其中修炼的修士极有可能会因承受不住这种地狱般的折磨而心神崩溃,轻者痴傻,重者当场暴毙。

江枫暗叹,难怪炼真楼会有告诫,嘱往来修士修炼时量力而行。

他默默远转极元功,静待半刻钟后,才坚守心神,意识再次沉入无色莲台之中。

“啊!!!”

阴阳磨盘呈黑白二色,动若天地俱惊,江枫固守心神,不敢有丝毫松懈,无时无刻不在竭力运转极元功。

磨盘不断碾碎他的元神意识,但他亦洞悉其中奥妙,凭借一息心念尚在,再次艰难重组元神意识,投入磨盘的碾压之中。

在此过程中,配合极元功,江枫元神力中的杂质不断被剔除,越发精纯。

时间如水流逝,江枫却若疯狂,利用余下的半日时光,一次又一次地投入磨盘之中,只为修炼己身元神力。

当斧型钱币上的银色完全褪尽,透明如凝冰,江枫这才被一股强势的力量送出修炼阁间,他的时间已经用尽了。

“呼~”

江枫长舒一口气,下了楼去,此时已是第二天晨间。

他交换斧型钱币,转而又重金买下了一把蓝色的斧型钱币,足以使用三天。

但是江枫却没有急于再次修炼,与接待员客套几句,离开了炼真楼,在摇光古城中四处闲游散心。

这斧型钱币并未规定必须在购买后立刻使用,也没规定必须一次性用完。

江枫不急,他的元神修为达到元虚境后期后,五感通明,炼真楼中修炼的感觉实在太过真实,对他心绪影响颇大,但获益更是匪浅,待他将今日所得尽数消化后再来也不迟。

修炼一张一弛方能更见精益,效果更佳,一昧埋头苦修,难保不会陷入死胡同,反而于己不利。

正想寻个游玩之地,江枫忽然望去不远处的一座富丽堂皇的建筑,往来之人络绎不绝,十分热闹。

“四海赌坊?我还不曾去过这种地方。嗯……便去玩玩吧!”

有戴痕的“馈赠”在身,他现在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富豪,小赌怡情,赌坊也不失为一个宣泄情绪的好去处。

打定主意,江枫不再犹豫,微笑着负手进入四海赌坊内。

……

(未完待续!)

黄山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绥化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中山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黄山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绥化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