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情动九天 第四十三章、第一名

2020-01-16 14:59: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情动九天 第四十三章、第一名

演武厅内五六百人,人声喧哗,清疏上场了,喧哗的声音才静了下来,清疏道:“接下来继续昨天没有完成的比赛,清威、曾伟业请上场。”

曾伟业自信满满,抢先上了场,先去兵器架取了剑,轮到清威时只能去取那剩下的剑了。清威看着这曾伟业,暗道昨天有事让你逃脱,今天不能放过你了。

规矩早就宣布过了,两人在清疏宣布开始后差不多同时拔出了剑。

曾伟业举剑就砍,速度极快,显然用上了全力,清威横剑挡住,只听得一声脆响,剑从剑柄处断开,段面整齐如刀锯,还来不及查看,曾伟业的剑直插胸部而来,带着一道凌厉的剑气,挡无可挡,退也来不及,扔了剑柄,清威挥拳击向曾伟业面部,拳头用了劲,带着呼呼的风声。

如果继续刺下去,刺伤了清威胸部,自己的头部将收重伤,曾伟业出于本能收剑后退,清威一下跳出了圈外。

台下众人见此情景,惊呼一片。

子青站立起来高叫道:“快换剑。”

清威已经听见了,没有回答,脸色平静。

紫火见掌门正襟危坐忍不住问:“要不要叫停!?”,像断剑这种情况,还没发生过,所以没有相应的规矩。

掌门犹豫了一下道:“他本人没叫停,不要管。”

紫研急道:“这不公平,比不出真正的实力,曾伟业使的是高阶剑法。”

掌门笑道:“考考他的应变之力,名次没这么重要。”

紫木立即附和道:“掌门言之有理。”

清威立于台上,俊逸的面容,坚毅的神色,稳如山岳。

曾伟业原本想趁其惊慌失措之时,将其逼下台的愿望落空。怕他去取兵器,假如取了兵器,自己的计谋就落空了,昨夜白忙了一个时辰,击败他,自己就与夏同心名列第一,当然不能放过这等机会,遂一剑紧似一剑的进攻,展开了剑招,剑影重重叠叠,凌厉无匹。

见到其毫不留情的攻击,一班的学生都高叫道:“卑痞无耻!”

高阶剑法确实厉害,清威虽然也使的是高阶拳法,却只有守的分,没有进攻的余地,遇到剑,不可能用拳头迎击,自己的步法差了diǎn,要不这样击退他也不是难事。被那曾伟业从赛台左边逼向右边,又慢慢逼向了左边。

子青手心里捏了一把汗,急不可耐的样子:“他可以暂停去取武器的呀,他为什么不呢,这样子下去非败不可。”

子君微微一笑,从从容容:“不急,姐姐,我相信他会赢的,清威哥自然有他的道理。”

经过了一段时间,清威逐渐的稳住了阵脚,也能看出其中的破绽,偶尔还可还击,心中有了主意,当转到曾伟业背朝赛台外时,不再避让其笔直刺胸而来的一剑,挥拳击向其胸,完全是两败俱伤的打法,曾伟业懵了,这人不要命了,只一愣之间就被清威一拳击落台下,被其手下一帮人扶了起来。

清威胸部有一本刀剑不入的书,其自然不怕曾伟业当胸袭来的剑!

清疏上前宣布:“清威胜。”其声音里也有几分的欣慰。

台下欢呼不已,这结果出乎人的意料。

清疏沉静的宣布:“接下来还有一场,清威对夏同心。”

夏同心上了场,一袭白衣,潇潇洒洒,玉树临风,笑容满面如春风拂面,抱拳道:“师傅们好,大家好。”立即引起众人的喝彩之声。

清威如同白衣秀才,但并无弱不禁风的感觉,其眼神中的坚毅的神色被笑容隐藏了,其施施然取了剑,拔出了剑道:“拔剑吧!”

夏同心笑着摆手道:“不用。”

清威微笑道:“你不用武器,我也不用武器,比试拳掌也可。”

夏同心收了笑容,面色缓和道:“非也,我和曾伟业水平上下相当,他打不赢你,我怎么会胜得过你,我认输,何必浪费时间。”

説完转身朗道:“我认输!”跳下了赛台。

这结果让所有人一愣,大家还准备看两人的比试,如此收场,显得有些落寞。

清疏很快出来,正中站定:“既然夏同心认输,曾伟业和夏同心名列第二名,清威第一名。”

“还有第三名没出来,覃西成与晏立再比一场。”

这可是少有的事,先出第二名、第一名,再出第三名。

清威下台坐了,一班的同学都来庆贺,你一言我一语,热闹纷纷。

“班长神威呀,空手也能打败曾伟业!”

“这等大事,值得庆贺。”

清威笑了,提高了声音对众人道:“没问题,下午我们去下面的酒楼我请客,已经安排好了了,请我们班的全去,不醉不归。”

听了这话,众人更是欢声雷动,个个喜形于色。

掌门等几人斜睨了一下,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并不制止。

“好的,班长请客不醉不归。”

当台上两人打起来时,这才安静了下来。

这台上两人的比赛就没什么看头,吸引不了眼球。

大家都在台下窃窃私语。

子青心有余悸道:“你呀,胆太大了曾伟业万一那剑刺出来,你不是受重伤了,打起架来,太玩命了。”

清威胸前有一本能挡刀剑的书,自然是不怕,可是子青不知道,清威不説破,道:“我知道他的剑没我拳头快,他还没刺中,就肯定被我的拳头击飞。”

子清面色一沉、责备道:“多悬呀,以后不要干这样惊险的事了。”其长长的青丝光可鉴人,美眸如同闪耀的黑星。

清威笑道:“好的,听姐的话。”

“这还差不多,乖!”

清威的心里感觉了一丝的莫名其妙的悸动,一丝甜蜜萦绕心头!

那台上两人也真是能打,你来我往打了一个多时辰,还是不分输赢。

子君收回了凝视的眼光:“再来个平,可就又是一个并列第三名。”

子丁摇头笑了道:“我估计不会判平。”

子君十分不解瞪大了双眼,美丽的双目有湛湛的光芒闪烁,如同天上的星辰:“为什么?”

“奖品可要多发,南天岳岂不是亏了。”子丁道。

子君、子青听后笑了,花枝乱颤。

清威道:“好了,好了,别笑岔了气。”

台上两人还没分出胜负,吃饭的钟声响了,清疏上前宣布下午吃完饭后继续。当下众人都有序的去了餐厅。

登山石梯上一老态龙钟的老婆婆,颤巍巍的拄了一颗拐杖,其身旁跟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子,走走歇歇,到了中午时分终于到了南天岳,得知是来拜神的,守门之人放行了,但也觉得奇怪,这有好久时间没有人来参拜了。

这两人正是孙舵主和苟娃两人,苟娃在其左手扶住了孙婆婆,两人缓缓向大殿而去。正值吃饭之时,一个个人鱼贯而行,十多岁的xiǎo伙子居多,给人一股青春的活力。

掌门出来了,紫云道长迎了上去道:“谁得了第一?”孙婆婆一审视就知道两人是初丹期,心中有些意外,但脸色依旧。

掌门笑道:“还会有谁自然是你那宝贝徒弟。”

紫云道长见了一个老婆婆前来敬香,见其步态蹒跚,但目光有神,不觉注意审视了一下,但其全身上下并无一丝灵气波动,不是修炼之人,也不再管她,几人説笑去餐厅去了。

老婆婆两人参拜了大殿之神,自怀中摸出了一diǎn碎银子捐进了功德箱,大殿之内有几人在守护,一人道:“有很久没人来拜神了。”

老婆婆道:“是呀,现在的年轻人,不信这些了。”

苟娃道:“只有婆婆还信,不辞辛苦的老远赶来参拜。”

老婆婆敬了香在大殿之内转了转,又去殿外四处转了转,对苟娃道:“走吧,我们下山去吧。”

下山容易些,不多时两人下了山,回到了客栈,蒋其添问道:“孙舵主,情况怎样?”

孙婆婆仿佛十分害怕的样子道:“这南天岳深得很,收拾东西立马走人。”

练戊横道:“山上到底怎样,我们就这样走了,副门主问起来如何交代。”

孙婆婆手拄着拐杖,起身道:“我去山上见了有两个初丹期的人,而且上山后根本就像没发生过任何事的样子,风平浪静,这里面绝对隐藏有高手,否则不会像这样子稳得起。”

练戊横不以为然道:“这能説明什么,副门主不是説了五十年前,南天岳派三百人去北方攻破了万旗门,虽説杀了万旗门两千多人,但那一役对方就死了一半,在回来的途中被我万旗门及亘仑派联合斩杀于半道,只有掌门苍独孤身一人逃脱,但回来不久也伤重而死,其弟子乌涯子率二十来人寻找我万旗门时被我派之人及几派的人又协同围杀于洗马谷,全都死在那洗马谷了,可以説现在山上没有一个真正的高手了。”

孙婆婆恼了:“你就听那芷罕的,他本人都被南天岳的人打个半死,现在才勉强恢复过来,自己不敢来,派我们来送死,反正我要走了,我不想就这样丢了命,你愿意留下来,你就留下来完成你的任务吧!但有句话我不得不告诉你,老身吃的饭比你多了二十年,xiǎo耳子两人消失得无声无息,初丹期高手不明不白的失踪了,初丹期的高手足可以开宗立派了,离这儿不过两三里地,都没有回得来,匪夷所思。”

几人正议论间,山上送下来一封书信,信中道:“两人已死。”

孙婆婆毫不迟疑道:“走吧。”

一听孙婆婆要走,练戊横哪敢留下,六人出门上了马,头也不回去了。

下午吃完饭后一个时辰,覃西成与那晏立的比赛又开始进行了,在一个时辰后,晏立一个破绽,被覃西成一剑穿入刺伤了晏立的臂膀,覃西成获胜了。

清疏宣布了覃西成获胜,接下来颁奖。

掌门为第一名颁奖,第一名奖励一品聚灵丹药一枚,二品升级丹药一枚,云纹古剑一把,清威上前高高兴兴的领了;紫云道长颁奖毕。紫木为第二名颁奖,奖励一品聚灵丹药各一枚,二品升级丹药各一枚,夏同心、曾伟业也很高兴的领了;第三名奖励白银一百锭,一品聚灵丹药一枚,那覃西成也高兴的领了。一品聚灵丹药,二品升级丹药是低级的丹药,这是紫云道长炼制的丹药,专门用来提升弟子实力的丹药。

清威领了奖品回到座位,子君一把抢过剑,拔出剑来,只见这剑发散出耀眼的光芒,光华璀璨,剑身纹有云纹,情不自禁赞道:“好剑,只不过重了一diǎn。”

通过努力得到了这把剑清威的心里由衷的高兴。

子青欣喜道:“剑身,剑鞘都纹有云纹,真是名副其实。”

附近的人争相传看,啧啧称奇。

掌门上台道:“这类丹药,只要有贡献的我们还会发放,希望大家为南天岳多做贡献,散了吧,明天早晨正常上课。”大家纷纷散去。

北京市顺义区空港医院
第四〇二医院
承德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惠州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
太原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