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车

赖昌星接受采访提出自愿回国条件

2019-12-04 16:05:5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赖昌星接受采访提出自愿回国条件

厦门远华走私案主犯赖昌星的前妻曾明娜携女儿赖真真自愿回国已有四个月,在全球媒体的轰炸式报道中,赖昌星始终保持低调,不愿透露太多他自己与前妻和女儿的互动,以及下一步的打算。赖昌星一会儿说很想回国,一会儿说回去时机未到。有媒体传他愿意接受遣返,也有媒体报道他要在加拿大将官司一打到底。

近日,在接受特约黄运荣、丁果的独家专访中,赖昌星首次开腔,谈及他自愿回国的条件以及未来的打算。

现在回国,“还有一些障碍”

■“远华公司骨干能否改判?”

特约:曾明娜回国事件曝光后,人们很自然会联想到,你前妻回去了,小女儿也回去了,接下来的一步,就是你赖昌星有什么举动了。很多人都在想:是不是赖昌星回来的时间到了,你怎么看?还有,目前你在加拿大还有一个司法程序。你现在到底是希望走完司法程序,还是在消除一些障碍之后,司法程序没有结束前也有可能回去?

赖昌星:我也想司法程序结束前回去,但有一些障碍,反映了很多次都没有得到回应。因此,我无法回去。

特约:你认为你回去的主要障碍是什么?

赖昌星:远华案中我认为被冤判的人,包括远华公司骨干而被重判的人员,能否改判。

特约:如果以上得到解决的话,是不是障碍就排除了,你就可以回去了?

赖昌星:是,但要我信,不能只是演戏。

特约:那你同意曾明娜回去也是演戏?

赖昌星:这个不好解释,我有我的想法,但我相信她们会没事。远华案所有的事,都是我一个人的。

■“我要看看我的安全有没保证”

特约:大家都认为,你同意曾明娜和女儿自愿回国这步是走对了,而政府也遵守承诺。

赖昌星:她们回去一点冒险都没有,因为她们本身就没犯错。

特约:你说她没犯错,中国就不会判她,所以你同意她回去,可见你相信中国政府。

赖昌星:一句话,我对国家有信心,对政府有信心,但我对办案的人没有信心。

特约:但在曾明娜回国事件上,不管是政府还是办案人员做得都是对的,你满意不满意?

赖昌星:你不能用短时间来判断。

特约:如果按这样一步一步走过去的话,你回国的条件一个个解决的话,是不是即使司法程序没有走完,你也不排除回中国的可能性?

赖昌星:我要看看我的安全有没有保证。

“几年前一直赌到现在,我认命”

谈国内媒体报道前妻曾明娜 “报道是真实的,相信中国一年比一年好”

特约:我采访加拿大移民部长肯尼,曾明娜回国的消息曝光以后,国内有很多报道,你都看了,你觉得国内媒体的报道是不是真实的?

赖昌星:这些报道是真实的,没有错。我也相信中国的人权一年比一年好,这是肯定的。十年来一直都有进步,而且是很明显的。

特约:媒体上对曾明娜、赖真真,以及你的前岳父母、你弟弟的报道,和你了解的情况是不是差不多?

赖昌星:是。

特约:你是不是觉得现在对远华案的报道跟以往有些不同了?

赖昌星:有,我感觉到有一些不同。实事求是了,我当然高兴啰。

谈加拿大遣返官司 “也有打和的(可能)”

特约:加拿大移民部长亲口对我说,赖昌星如果愿意回去,移民部会提供所有的方便来配合。如果你觉得三方协商的可能性存在的话,是不是会更好,更安全?

赖昌星:移民部长怎么说,我也不管。在这里谈那么多,我觉得不必要。我原来提出的问题看到有回应了再来讲,我的官司还在打,我不想讲太多,这是保护我自己。但前面我说的那些必须先做到。

特约:加拿大的司法程序也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加拿大保护你,你可以变成自由人;另外一个可能性是你打输了,要被遣返。这种可能性你一直也有思想准备的。

赖昌星:是,一直都有这种可能。上次机票都买好了,差点被遣返。

特约:我们要问的问题是,司法程序还没有走完的时候,你如果作出一个决策的话,你的空间可能比司法程序走完的时候大。但如果当司法程序走完了,要把你遣返回去的话,你就没有太多的商量和讨价还价的余地,对不对?

赖昌星:那我认命。我几年前一直赌到现在,但加拿大的法制还是保护我,认为我回去有风险。如果他们不认为我回去有风险,我早就被送回去了。

特约:但现在的现实情况就是,司法总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打赢,一种是打输,打输你到了遣返的时候,你没有什么选择了。

赖昌星:也有打和的。

特约:打和当然也有,但到打输的时候,你手里的筹码就不多了。

赖昌星:我并不是说我筹码不筹码,上次筹码已经全输光了,我还是坚持下去,最后法庭还是判我赢。2007年的时候,遣返的机票都买了。

特约:你认为自己这个司法案子到结束还有多少时间?

赖昌星:我没办法去猜想,顺其自然。

谈中国司法部长访加 “(引渡)应该时间还蛮长的”

特约:你说要赌司法,赌加拿大的司法能够保护你,但加拿大的司法你走了十年还未走出来,加拿大的司法和移民制度现在在作一个很大的修改。我可以明确告诉你,中国司法部长吴爱英访问加拿大,最重要的就是要谈引渡条约。以我们所知,加拿大政府至少现在的保守党政府是乐意看到这个引渡条约很快地签订。只是这个引渡条约是不是适用于你,我们不晓得,因为你已经在司法程序当中了。但是,在目前中加两国合作朝前走的这样一个情况下,你到底有多大信心?

赖昌星:我是有信心,但是时间问题。我要有信心,应该时间还蛮长的。

“家人若全回国,我就到老人院”

■女儿在国内结婚? “不回去”

特约:你的前妻曾明娜和女儿赖真真回到中国已经四个月了,你的感觉如何?有没有想她们?她们还有没有回加拿大的可能?

赖昌星:想她们?当然想。我们有打,但不经常。我老婆(我还是习惯这样称呼)回不来,因为她申请过难民,加拿大不会发出签证,事实上她也走不出福建,女儿应该有机会,她有香港的身份,最近还去过香港。不过,女儿回加拿大也要申请签证。

特约:你女儿赖真真觉得是回去好还是在加拿大好?

赖昌星:女儿一直都想回去。当时我不怎么赞成她回去,我一直想她在这里多学习一点。她回去有点不习惯也不敢跟大人讲,小孩子(注:赖真真已经二十三岁)是这样的,毕竟她是从小来加拿大的,已经待了十年了,应该是习惯这里了,但是她很想回去。

特约:你赞同女儿在国内找男朋友吗?

赖昌星:这是她的自由。我不会反对。只要她开心,觉得好就行。我女儿从小就很乖,我相信她。

特约:如果你女儿结婚,在国内举行婚礼,希望你回去参加,你回不回去?

赖昌星:要看是什么时候,要是现在,我还是回去不了啊。

特约:你难道不可以为了女儿,赴汤蹈火,在所不惜,回去参加女儿的婚礼?

赖昌星:我在这里给她办一个婚礼也可以啊。

■家乡亲人召唤? “归不得”

特约:你的前岳父母说,曾明娜回去了,现在只差“阿星”没回来了。看得出这不是别人逼他们说的,是他们从内心深处这么想的。看了这个报道后,你的感觉怎么样?

赖昌星:我的感受?是有感受,十年了,当然我一直也想回去。但他们两人敢说不要我回去吗?他们有这样的想法,也不会这样讲。当然,我相信,没有人逼他们这样说。

特约:是呀,他们不说这句话也无所谓啊,他们确实觉得全家团圆只缺你了,亲人在远方的呼唤,你的感受怎么样?你离国十年了,难道真的“乐不思蜀”?

赖昌星:不是的,他们想我,我也想他们。我是有苦说不出,有家归不得。

■俩儿子若想回国?“会支持”

特约:两个儿子看到妈妈和妹妹回去了,他们有没有动心要回去?

赖昌星:这个不知道。没有谈过这件事。我也不想问他们这些事。

特约:那他们有没有跟妹妹谈这件事?他们兄妹之间有通吗?

赖昌星:有,有通。

特约:但有没有谈及两个男孩回去的事?你的两个儿子有没有回去的打算?

赖昌星:暂时没有这个打算。

特约:等于一家分开了。两个儿子有没有想回去看看妈妈?

赖昌星:他们当然想啊,但有没有做出这个决定,我就不知道了。他们也成年了,这个事情由他们自己决定,最多是跟爸爸打个招呼而已。

特约:你觉得如果他们有一天给你打个招呼,说他们想回去看看妈妈和妹妹,你会不会阻拦他们?

赖昌星:我支持。我一直希望他们能回去在一起,我更放心,他们能够互相照顾。

特约:如果他们都回去了,海外留下你孤家寡人,你怎么办?你会不会重新成家?

赖昌星:暂时还没有这个打算。

特约:但你一个人怎么办?

赖昌星:(笑)到老人院也可以啊。

给前妻和女儿多少生活费?

“多就多给,少就少给,不用去考虑够不够”

特约:你的前岳父说曾明娜和女儿的生活费你都是按时给的,你却说是有就给,到底是按时给还是有就给?

赖昌星:有就给才对,因为我没有工作,没有收入,也没有做什么生意,所以,不是每一个月给。

特约:一次大概给多少钱?

赖昌星:多就多给一点,少就少给一点,没有就没有了。生活费也是很少的。

特约:你给的生活费够不够她们在中国生活?

赖昌星:有她(指曾明娜)爸爸妈妈在,有她家庭在,我不担心,这个我不用去考虑的。我相信我即使一点也没给,她家里也能养活她们。

特约:马塔斯是加拿大的名牌律师,我们许多人都知道,要他出面打官司,价钱是不薄的。你认为对不对?

赖昌星:不对。

特约:或许你赖昌星这个案子太有名了,打赢赖昌星这个案子,他的无形价值超过你给他的律师费。他是不是这样认为的?

赖昌星:他有没有这样想我不知道。但我认为他是一个好的律师,从来没谈到钱,说这可能没人信。

特约:这次马塔斯给你安排英文《环球邮报》的采访,你有没有付他钱?

赖昌星:没有。我一分钱都没给。

特约:包括他对讲话,都没有给钱?

赖昌星:也没有,绝对没有。

服装
新生儿
狗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