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冠

革命吧女神 一百零四 伊琳娜,拯救的代价

2019-12-04 12:34: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革命吧女神 一百零四 伊琳娜,拯救的代价

光翼回卷,白焰圣光裹住凯瑟琳的身体,碎成点点焰光。

凯瑟琳骤然转换形象……

原本的高挑大美女,变成了只比菲妮高一点的小姑娘。绝美的容颜也变得只是俏丽可爱,翘起的小鼻头上还有几点淡淡雀斑。

唯一保留下来的,只是一头淡金短发,和那双灵动至极的银灰眼瞳。

小豆丁凯瑟琳欢喜无比的开口:“啊~啊!”

“艾、艾丽!”

旁边菲妮一直用震撼的目光看着整个过程,她惊呼出声:“这不是艾丽吗!?”

李奇两眼发直,怎么变成艾丽了!?

他艰辛的把头转向女爵士,对方正用长剑支着身体,不这么做就会瘫软在地。

“十三岁的时候,凯瑟琳已经无法维持正常的身体,从那时起,凯瑟琳公主身怀杀戮神力,不能见人的传闻就散播了出去。”

女爵士喃喃说着,目光一直停在凯瑟琳……不,艾丽的头上,她还在留恋刚才凯瑟琳显露“真身”的景象。

“她偶尔还能短时间恢复正常,我们在法米利亚家族里给她了一个新的身份,名字就叫艾丽-法米利亚,让她能自由活动,呼吸新鲜空气,不过恢复的形态就停在她十三岁时候的模样。”

女爵士长叹:“最初一年还能有两三天,后来能有一天就不错了,直到……”

她抽了抽鼻子,看向李奇:“告死神殿之后,她只要不过多动用杀戮神力,就能一直保持这样的形态,所以我才对你抱有期望。”

艾丽真的就是凯瑟琳……

李奇的嘴巴张了好一阵子,才接受了这个真相。

最初艾丽出现时,他不是没想过这个可能,但女伯爵的解释让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现在真相揭晓,真是够意外的。

怪不得路上自己说到艾丽的时候,凯瑟琳就不搭理他了。

凯瑟琳,就是那个好奇心如无底洞的熊孩子艾丽啊!

李奇感觉两边太阳穴都在跳……

艾丽站了起来,想说什么,身体一软,倒在李奇怀里。

“凯瑟琳!”

“艾丽!”

国王和女爵士同时冲了过来,李奇也很紧张,净化出了问题?

女爵士正要仔细查看,却听到艾丽细细的呼噜声。

她睡着了……

应该是刚才的净化让她的灵魂太疲累,仅此而已。

“凯瑟琳……噢,凯瑟琳……”

国王摘下头盔,从李奇手中接过熟睡的凯瑟琳,哆嗦着嘴唇道:“神啊,这太……太不可思议了!这是梦吧?”

那是张阴郁的中年人脸庞,眉宇间能看出年轻时的英武帅气,却笼罩在浓浓的,非人的森冷气息里。

不过极度的喜悦冲淡了寒意,让国王看起来跟普通的路人大叔没多大区别。

“是真的吗?凯瑟琳真的好了吗?”

国王还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问正在探查凯瑟琳情况的女爵士。

“感觉不到杀戮之神的神力了,她的灵魂健康而强大,被陌生的神力保护着”,女神泪水如泉涌:“那就是李奇信奉的神祇,刚才我感觉到了……”

她的视线转在李奇的额头:“也看到了,那是神痕,原来你不仅是教宗,还是选民。”

教宗只是神祇的第一眷顾者,选民就相当于神祇的半个化身了。

感应着额头的灼热,李奇心说,刚才的净化行动,多半是女神跟自己联手干的。

也就是说,刚才他跟女神心灵合一?

这个念头刚升起,巨大的危机感就让李奇全身汗毛起立。

他赶紧收摄意念,将“神交”之类的关键词列入和谐清单。

李奇说:“吾主还在复苏中,神职并不完备。就算不是真正的爱神,也是一位善神,这是确切无误的。”

“是的,刚才的神力圣光足以确认那位陛下的阵营”,女爵士极为不雅的一屁股坐在地上:“真是……太好了,真的解决了。”

“是啊,太好了,哈德朗家族的诅咒,到此终结了”,国王轻抚着女儿的脸颊,眼里充盈着疼爱,跟所有父亲一样。

“终结了……终结?”

国王嘀咕着,语气忽然不对了。

他猛然抬头,狠狠盯着李奇。

李奇汗毛起立,下意识的蹦出一个念头:这不是国王!至少不是特拉格迪-哈德朗!

“特德……”

女爵士也意识到了什么,疑惑的唤道。

国王起身,逼向李奇,李奇被摄得连连退步。

难道国王被……

没错,国王被先祖的灵魂残影控制住了!

“你居然敢……你怎么敢……”

国王目光闪烁,精神极不正常,他咆哮道:“这是哈德朗家族的力量之源!你做了什么——!?”

他伸手一招,原本被丢在地上的长剑,骤然飞回他手中。

“你做了什么啊啊——!”

国王陷入疯狂状态:“你毁了哈德朗家族!你罪大恶极!我要把你剁成肉酱,一口口吃下肚子!再拉成屎喂狗!”

领域展开,国王长剑高举

,李奇大喊:“陛下!你快回来啊陛下!”

他差点连“我一人承受不来”都唱出来了。

轰……

国王劈下的一剑被女爵士挡住,溢散的灼热之气左右喷涌,在殿堂壁面熏烤出大片焦痕。

“特德!”

女爵士被震得连退两步,手中长剑寸寸崩裂,嘶声喊道:“清醒啊特德!特……”

她身体一滞,要说的话堵在喉头,变成咯咯的低声。

看着从女爵士前胸直透后背的长剑,李奇的心脏被拧成了麻花。

长剑的焰芒灼烤着女爵士的伤口,发出滋滋的声响。

女爵士抬头,兜帽滑落,露出非人的面目。

她按着国王的肩膀,呢喃道:“哥……哥……”

国王猛然一个哆嗦,目光恢复清灵,再瞬间变得血红。

“伊琳娜——!”

他拔出长剑,将女爵士抱进怀里:“不!伊琳娜!我、我不是故意的!神啊,我怎么会……”

国王惊惶的摇着女爵士,再扫视四周,像是在找救命稻草。

“哥哥……”

女爵士稍稍有了些力气,低声道:“不要内疚,我知道,那不是你。”

“噢,不……”

国王涕泪皆下:“不要离开我,伊琳娜!你,你们是我的最爱啊,伊琳娜……”

他看向李奇,就像绝症病人的家属央求医生:“李奇,快救救她!你能做到的,不是吗?凯瑟琳你都能救,伊琳娜你也能救!你要什么,不管什么,我都给你!”

李奇这时才摆脱了呆滞状态,女爵士没有对他撒谎,她就是艾丽的姑姑,国王的妹妹。

他赶紧上前,马上动手的话,女爵士应该还有救。

“没用的,哥哥。”

伊琳娜缓缓摇头:“我跟凯瑟琳的情况不一样,而且……”

她那张难以入目的脸庞蠕动着,李奇居然看出了羞涩。

“我又不是凯瑟琳,怎么会对一个小毛头敞开心灵,那太羞耻了。”

她说话变得流畅了,目光也有神起来,这是回光返照的迹象。

“我的心灵之门,一直只对哥哥开着。当我变成丑鬼的时候,是哥哥在安慰我。这么多年来,是哥哥一直在用语言,用行动告诉我,我没有变,还是那个美丽的,温柔的……公主……”

“谢谢……哥哥……”

女爵士,不,伊琳娜公主,香消玉殒。

国王那柄长剑应该是神器,伊琳娜公主胸前破开的大洞依旧在烧灼,将血肉化作片片飞灰。

猩红气息自公主的脸颊上升腾而起,原本的狰狞扭曲渐渐消散,一张跟特蕾希娅和凯瑟琳颇为相似的绝美容颜渐渐显现,却已变得毫无生气,就如大师雕刻成的圣女石像。

“伊琳娜……”

国王抱着妹妹的尸体,失声痛哭,直到尸体尽数化作飞灰。

李奇跪坐在旁边,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女爵士是为救他而死的,心中不免伤悲。

他更担心国王,拯救了女儿,却失去了妹妹,现在这场灭世灾难,国王会作何选择?

正忐忑不安,国王抬头,吓了李奇一跳。

还好,是特拉特迪-哈德朗。

他把还在熟睡的凯瑟琳抱过来,郑重的交给李奇:“保护好她,李奇-普雷尔。”

“是的,陛下”,李奇发自肺腑的应道。

“接下来,我们该做正事了”,国王起身,脸上还满是泪痕,却散发出坚毅的王者之气:“只要破坏下面的转化中枢,就能终止夜女士的计划。”

“陛下……”

李奇愕然,虽然这是他期待的事情,但国王的变化太剧烈,让他一时难以接受。

“我已经失去了妹妹,不想再失去女儿”,国王低声说:“哈德朗家族的命运,已经改变了,不能再拖着整个世界,坠入未知的深渊。我确信夜女士在我的计划之外,还有什么用心。”

“虽然是阶级敌人,但不得不说,这是个令人同情,又令人钦佩的敌人。”

女神又露面了,唏嘘的道:“真是可惜,伊琳娜公主愿意对你敞开心扉的话,其实还有救的。”

李奇没有回话,他的心中无比沉重。

这一路走过来,看到的都是无比沉重的命运。沉重到连罗丝那样的神祇,特拉格迪-哈德朗那样的国王都无法逃脱。

夜女士大祭司泰德和巫妖尤赞所在的神殿里,两人默默看着光屏,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全都看在眼里。

见到国王和李奇等人进了一座传送门,尤赞的骷髅头剧烈的晃动下颌:“赶紧调集守卫!保护转化中枢!我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但事情很清楚,国王叛变了!”

泰德低沉的道:“不必了。”

尤赞惊愕得下颌差点掉了:“不必了!?要放弃计划!?”

泰德摊手:“失去了国王的支持,这项计划就没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真是难以置信!”

尤赞颇为不甘:“虽然我一直不看好这个计划,也想过要终止,不过已经花了这么多时间,付出这么多代价,连最后的数字都不让我看到吗?”

“这是吾主的意旨。”

泰德没有解释,只淡淡宣告了事实。

“好吧好吧!我就知道不该跟你们合作!你们那位女士,就跟十七八岁的小姑娘一样善变!以后别来找我了!”

尤赞愤愤的嚷着,又不解的问:“女士有了什么新想法吗?”

“哈德朗家族已经挣脱了命运的束缚,证明了那个难题有另外的解法,这让吾主看到了……”

泰德说:“新的希望。”

分享到: